印度甩賣23家國企填補財政 印度航空脫手難

  錢小巖

  [印度政府今年將加速國有企業私有化的步伐。計劃在2019財年(2019年4月~2020年3月)向社會出售包括航空公司和水泥生產商等在內的23家國企,預計能夠獲得1.05萬億印度盧比(約合人民幣1051億元)的收益。如果能夠達成這一目標的話,這將是印度有史以來出售國有資產的年度最高紀錄。]

  印度財政赤字越來越大,怎么破?再賣掉一批國企。

  印度政府今年將加速國有企業(Publicsectorundertaking)私有化的步伐。計劃在2019財年(2019年4月~2020年3月)向社會出售包括航空公司和水泥生產商等在內的23家國企。

  通過出售國企不僅能夠補充政府的財政,還能擺脫對虧損國企的財政補貼,在準備出手的23家國企中,有7家處于虧損狀態。此外,將相對低效的國企私有化,能夠提高效率,進一步激活國民經濟。

  出售新一批國企,預計能夠獲得1.05萬億印度盧比(約合人民幣1051億元)的收益。如果能夠達成這一目標的話,這將是印度有史以來出售國有資產的年度最高紀錄。

  但是,很多國企并不是政府想甩手就能甩掉的。例如,2018年印度政府出售印度航空時,就出現了無人應標的窘態。對此,云南省社會科學院印度研究所特聘研究員毛克疾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印度國企改革內部有很大的阻力,既有結構方面的問題,也有勞資方面的糾紛,一直以來進行得不是很順利,很多大型國企處于想賣也賣不掉的狀態。”

  出售國企補貼財政

  印度中央統計局8月30日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度印度經濟增速僅為5%,遠低于市場預期,是2013年第一季度以來的最低水平。

  印度經濟在去年第二季度還保持8%的高位,隨后持續下降,今年第一季度降至5.8%。分析人士認為,導致印度經濟持續放緩的主要原因是結構性問題,印度需要加大改革力度才能重振經濟。

  經濟在下滑,財政收入必然受到影響。此外,在2017年7月開啟全國統一稅制的商品和服務稅改革(GST稅改),目前由于在稅制和征管方面仍存問題,尚未取得預期效果。毛克疾研究員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今年GST稅改預計產生的收入和實際的收入差額比較大,相當于印度GDP的1%。

  印度政府在2019年5月公布,2018年的財政赤字為3.39%,高于2018年年初設定的3.3%。在2019財年,印度政府繼續堅持將財政赤字率設定在3.3%,否則會降低投資者對印度的信心。不過,在當前的經濟環境下,要守住這條線并非易事。

  印度國有企業幾十年來為國民經濟的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至今仍然是印度經濟的支柱。但近些年來,由于體制落后和管理混亂等原因,國企中有一半處于虧損的狀態。

  近年來,隨著私營部門的蓬勃發展,曾經占據市場大頭的印度國營企業的市場份額在持續下降,在消費品領域尤為突出。如,印度斯坦機床公司(HindustanMachineTools)所生產的手表,在1990年市場占有率曾高達90%,在21世紀初已經跌落到了15%以下,最終在2016年,該公司的手表部門宣布破產。

  20世紀90年代初,印度政府就開始對國有企業進行改革。莫迪2014年5月上臺后就一直在推進出售部分國有企業的股票,以及企業的私有化。“國企私有化的背景是政府缺錢”,毛克疾對第一財經記者簡明扼要地說。截至2018年3月底,由印度政府出資51%以上的國有企業(中央直屬國企)約有260家。

  除出售國企外,印度政府還廣開財源,如在8月26日,印度儲備銀行(RBI)向國庫上繳了1.76萬億盧比,作為截至2019年6月30日發放給印度政府的年度股息,該金額超出了市場預期。經濟學家認為,印度中央銀行的這筆繳款,能夠幫助政府填補稅收缺口,擴大支出空間,更容易達到預算赤字的目標。

  印度航空甩賣難

  在印度國企私有化中,印度航空一直是其中的焦點。連年虧損的印度航空,是印度國企甩賣中的老大難,如果出售成功將助推莫迪對國有企業私有化的進程。

  自2007年與另外一家印度航空國企合并以來,印度航空一直處于虧損狀態,背負的債務已累計至70億美元,印度政府已為其注資累計達40億美元。

  對于印度航空私有化的動議早已有之。但是,由于擔心被指賤賣國有資產,印度前任政府在2013年擱置了該公司的私有化建議,直到莫迪上臺以后第三年的2017年,印度航空的私有化進程才出現轉機。

  2017年下半年印度政府宣布出售印度航空76%的股份,其中包括低成本子公司印度快運航空(AirIndiaExpress)以及機場航站服務公司(AISATS)50%的股權。

  雖然公開競標,但是對于潛在的買家要求不少,如要求資本凈值不少于500億盧比(約50億人民幣),而對于國際買家,還必須找到印度本地的合作伙伴,同時收購的股權比例不得超過49%。

  然而,好不容易走上私有化道路待價而沽的印度航空,在2018年5月31日招標截止時,仍然沒有一個潛在買家出現。

  就招標失敗,從印度航空角度來看,首先是收購方需承擔大部分印度航空的高額債務。其次,印度航空38000名員工中40%是永久編制的員工,一旦收購達成,對于員工的后續安排也增加了收購方的運營負擔。此外,印度政府仍然保留了24%的股份,雖然是少數股東,但是收購方擔心在日后的管理中存在著政府干預的隱患。

  從收購者的角度來看,除了上述問題以外,印度政府在出售時采用了打包出售的方式,進一步削弱了印度航空的吸引力。

  印度政府今年7月發布的預算案中,表示將放寬航空業的外資投資限制,即改變當前外資企業在印度航空公司出資比例限制在49%以下的規定。印度財政部長西塔拉曼(NirmalaSitharaman)同時表示:“戰略性的資產出售仍將是政府未來工作中的優先任務,印度政府不僅會重啟印度航空的出售計劃,還將讓更多私營企業戰略性地參與到央企業務中來。”

  有分析認為,這一改變將會進一步吸引外資前來競標印度航空的私有化。據印度媒體報道,預計政府最早將在10月再次啟動對印度航空的招標。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彩票兼职骗局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