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亂局殃及德國出口 歐盟經濟火車頭或陷入衰退

  馮迪凡

  [清華大學中美關系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周世儉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指出,如果特朗普政府要堅持其競選理念,即治理全球對美貿易順差的問題則無法放棄對汽車業的征稅,然而如此他們也將得罪自己的西歐盟友,其中受影響最重的就是德國。]

  [依賴出口的德國第二季度季調后國內生產總值(GDP)終值為-0.1%,其中進出口環比均現萎縮,尤其是出口環比下跌了1.3%。]

  [今年4~6月期間,德國對美出口出現同比增長,而對英出口卻同比大跌15%,環比下降21%,創下自金融危機以來的最大跌幅。]

  英國脫歐的混亂進程正在讓德國出口商感受陣痛。

  德國聯邦統計局最新出爐二季度數據顯示,由于全球經濟放緩以及貿易緊張形勢加劇,依賴出口的德國第二季度季調后國內生產總值(GDP)終值為-0.1%,內需為經濟做出貢獻而外需減少則拖累了經濟增長,其中進出口環比均現萎縮,尤其是出口環比下跌了1.3%。

  牛津經濟研究院經濟學家拉考(OliverRakau)指出,這1.3%的下跌是自歐債危機以來,德國出口最大的一次跌幅。

  事實上,德國詳細的貿易數據顯示,今年4~6月期間,德國對美出口出現同比增長,而對英出口卻同比大跌15%,環比下降21%,創下自金融危機以來的最大跌幅。

  “德國汽車行業的危機,以及與英國脫歐相關的波動因素,構成了近期德國出口下滑的主要原因。”拉考指出,由于一季度英國出現了囤貨現象(此前預期英國可以在3月29日脫歐),二季度這一情況發生了逆轉,這導致對英出口產品的減少占出口下降總量的70%。

  英國脫歐:一季度的蜜糖,二季度的砒霜

  英國一直是德國主要的出口目的地之一:2018年,德國對英出口占德國對外出口銷售總額的約6%,英國是德國商品貿易第五大重要出口目的國。然而英國脫歐之中沒完沒了的變數令德國出口商承壓,英國脫歐這一變量,對于他們而言,是一季度的蜜糖,二季度的砒霜。

  按照此前的約定,英國應當在3月29日脫歐,因此大量英國企業搶在一季度下單,以避免無協議脫歐情況出現后,商品需要支付額外的關稅。

  拉考指出,今年3月,當英國企業為脫歐的最初期限做準備時,德國對英出口比去年同期高出10%,實際上2019年前3個月英國的這種囤貨行為,為2019年德國一季度的出口增長構成了重要支撐。

  不過此后,由于英國政府將脫歐日期推遲到10月31日,加之英國企業一直在消化庫存,德國二季度對英國出口也出現前文所述的巨大下滑。

  “二季度的負面回吐(效應)是巨大的,并解釋了德國出口急劇下降的原因。”拉考指出。

  德國杜塞爾多夫大學國際經濟學教授蘇德坤(JensSuedekum)亦表示,德國出口下降的主要原因并非特朗普政府所導致的貿易摩擦,而是緣于英國脫歐,如果德國陷入經濟衰退的話,英國脫歐帶來的影響要大得多。

  不過德國國內其他經濟學家也指出,如果特朗普政府在今年11月中期對歐洲推出汽車稅的話,那么這種情況可能會發生巨大變化。

  當下,美方在有關進口汽車和零部件的“232調查”報告中已經認定,進口汽車及零配件威脅損害美國國家安全,并將在11月14日左右開啟下一步行動。特朗普政府從未撤銷過這一威脅。

  根據德國Ifo經濟研究中心計算,如果美國開征25%的汽車稅,長期來看德國對美汽車出口將下降50%。這意味著德國汽車對外出口總量將下降7.7%,大概是184億歐元。

  清華大學中美關系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周世儉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指出,如果特朗普政府要堅持其競選理念,即治理全球對美貿易順差的問題則無法放棄對汽車業的征稅,然而如此他們也將得罪自己的西歐盟友,其中受影響最重的就是德國。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經濟研究部副部長劉向東此前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也指出,美國在汽車業上無論是對日本、韓國、德國還是整個歐盟,從美國的利益來說都沒有完全放棄關稅壁壘這個砝碼。

  “汽車市場也是特朗普政府需要重新振興的行業,因為汽車行業后面跟的是鋼鐵,所以如果不振興汽車的話,其他工業就沒法復興。”劉向東對第一財經記者指出,美國是想從汽車的角度重振美國工業化的進程,美國對日本之外的其他國家想法也是一樣的,這是最早做“232調查”時美國政府謀定的一個目標,這個目標到現在也沒有改變。

  無協議脫歐恐將德國拖入經濟衰退

  目前看來,由于無協議脫歐風險加大,英國企業恐再次重復今年一季度的“囤貨”行為,這在短期將為德國進口商帶來利好,德國Ifo經濟研究中心總裁富斯特(ClemensFuest)即指出,一季度所發生的一切可能在第三季度重演。

  “德國出口商的情緒現在有所好轉,”富斯特表示,目前可以看到德國8月制造業的出口預期有所改善,這主要是緣于9月對英出口出現了增長:“無協議脫歐”威脅正在讓英國企業再次搶著進口產品。

  不過,從長期看來,經濟學家們均認為,英國脫歐帶來的負面影響更大。資本經濟(CapitalEconomics)經濟學家肯寧漢姆(AndrewKenningham)指出,“在美國對德國征收汽車稅的威脅之下,德國經濟前景已經疲軟,英國退歐更是一個重大的下行風險。”

  肯寧漢姆預測,在英國退出歐盟后的前六個月,德國出口將下降10%,這將削減德國GDP的0.2%。

  與英法不同,德國常年依仗出口拉動經濟增長,出口占德國GDP47%左右。在英國和法國,這個比例為30%,美國則為12%,而德國國內的主流經濟學界也常年認為,由于德國人口結構的原因,在老齡化社會,以促進內需的方式拉動增長的可能性非常有限。

  值得指出的是,相比于法國等國,德國出口產品的結構也更容易受到英國脫歐波動的影響。

  譬如,汽車和汽車零部件是英國從德國進口最多的產品之一,2018年英國從德國進口了140億美元左右該類產品,而在英國脫歐進程中,按照德國哈勒萊布尼茲經濟研究所(IWH)的最新報告,如英國出現硬脫歐情景,德國國內超過10萬個工作崗位將面臨威脅,其中德國汽車行業受到的沖擊最為明顯。

  IWH在報告中指出,德國汽車行業有約1.5萬個就業崗位是直接或間接依靠對英出口存在的,占全行業就業崗位總數的近1%。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則是法國,在貿易摩擦加劇和英國脫歐不確定性加強的情況下,由于法國的主要出口產品為醫藥、葡萄酒、白蘭地酒和奢侈品,產品類型受影響較小,根據法國海關公布的2019年上半年數據,2019年上半年法國出口2563億歐元,進口2833億歐元,出口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46億歐元,創下了近8年以來的最好表現。

  法國經濟研究所Rexecode在近期的一份調查報告中指出,法國是英國脫歐受益最多的國家之一:2月和3月,法國的藥品和汽車對外銷售都有所增加。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彩票兼职骗局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