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店”佰仁醫療首發過會 “不差錢”卻募資1.3億元補流

  8月26日,北京佰仁醫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佰仁醫療”)科創板首發過會。

  佰仁醫療主要從事動物源性植介入醫療器械的研發、生產與銷售,按照證監會行業分類,屬于專用設備制造業。在該行業,科創板已經注冊生效的企業有8家、提交注冊的有2家,如果佰仁醫療成功上市,將是科創板第11家專用設備制造行業的公司。

  目前,佰仁醫療離上市還差最后一步。與一同過會的晶豐明源半導體相比,佰仁醫療還需補充披露專利使用情況和減值準備的依據,以及發行人董事會構成的有效性等信息。

  盡管順利過會,但外界對佰仁醫療IPO的疑問并未消除。毛利率遠超同行、實控人100%控盤的風險、專利交易多次被問詢、主營產品銷量下滑等問題仍被詬病,佰仁醫療能否在上市后經受住二級市場的考驗呢?

  不差錢的“夫妻店”

  與其他科創板企業不同,佰仁醫療的股東名單中,找不出一家投資機構,因為這是一家由實控人100%控盤的公司,完完全全的“夫妻店”。

  發行前,創始人金磊直接持有公司83.23%的股份,另通過佰奧輔仁投資與佰奧企業管理分別控制公司8.33%及8.33%的股權,配偶李鳳玲直接持有公司0.11%的股份,雙方合計控制公司100%的股份,為公司實際控制人。

  以新股發行比例25%測算,本次發行完成后,實際控制人控股比例下降至75%,仍具有絕對控制權。

  招股書坦言,在不考慮發行新股新增股東的情況下,公司實際控制人對公司擁有100%的控制權可能導致關聯交易的回避表決制度無法實際履行,可能進一步影響關聯交易的公允性,損害其他間接股東的利益。

  8月28日,一位上海的醫療行業分析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這種情況比較少見,可能此前沒有成熟的融資環境,實控人100%持股在公司管理上可能不太有利。但其實目前A股很多公司的實控人持股比例也很高,不少超過50%。”

  從佰仁醫療的財務數據來看,這家醫療器械公司在金磊夫婦的經營下,現金流充裕、負債情況良好。

  2016-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佰仁醫療經營現金流量分別凈流入4506.64萬元、4638.3萬元、5391.93萬元、3196.99萬元;2019年上半年,貨幣資金合計1.77億元,主要為銀行存款。

  此外,佰仁醫療無長期借款和短期借款,資產負債率逐年下降并趨于穩定。2016-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佰仁醫療資產負債率分別為24.02%、8.85%、6.67%、6.42%。

  與此同時,佰仁醫療每年均巨額購買理財產品。報告期內,佰仁醫療購買過金額最高的理財產品為9500萬元。從收回日期看,佰仁醫療購買的一般為短期理財,時間不超過3個月。2018年度,公司理財投資收益達到173.44萬元。

  但是在佰仁醫療“不差錢”的情況下,此次4.5億元募集資金中,仍有1.3億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

  “公司算是個家族企業,上市有利于業務拓展或者方便開展其他動作,抑或是為了個人資金需求而尋求資本化。”一位北京地區醫療行業券商分析師對記者說。

  而從已經上市的8家專用設備企業行情表現來看,科創板溢價效應明顯。截至8月28日,相對發行價漲幅最高的是沃爾德,達到306%,最低的也有82%。如果佰仁醫療成功登陸科創板,行情料將不會遜色,造富效應也會有所體現。

  “兩票制”下銷售費用大漲

  回歸到佰仁醫療的產品本身,目前公司收入結構以生物補片類產品為主,但營收占比在下降;而另一核心產品牛心包瓣由于此前換證期長,市占率并不高。

  招股書顯示,2016-2018年和2019年1-6月,生物補片類產品占公司主營收入的比重分別為86.04%、79.49%、72.66%和73.14%。該主營產品收入的下降也成為上市委再次關注的問題之一,要求公司就下降原因進行補充披露。公司在招股書中對下降的解釋是因為其他核心產品收入的不斷提升。

  不過,前述北京券商分析師對記者表示,這一定程度上反映行業發展前景,“補片主要用在外科手術中,但是現在人們更傾向于選擇微創手術,用材就少了。補片行業整體增長前景有限”。

  “公司主要的看點還是生物瓣業務,現在市面上主流的是機械瓣,現在有一個趨勢是生物瓣的應用占比在逐年遞增,要看公司后續產品的發力情況。”前述來自上海地區的分析人士說道。

  目前來看,佰仁醫療的生物瓣業務占比還比較低。牛心包瓣為其核心產品之一,于2016年5月重新注冊后,2017年度恢復銷售。2017年、2018年及2019年1-6月,公司牛心包瓣的收入占比分別為4.61%、9.46%、9.57%,在國內生物瓣中的市場占有率僅為5%-6%。

  此外,醫改政策實施對公司的影響,是上市委問詢的三大問題之一。其中,對公司影響較大為“兩票制”政策。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關注到,佰仁醫療主要通過經銷模式銷售,經銷商模式收入占比為99.97%。而今年以來,在兩票制政策的影響下,佰仁醫療的銷售費用有明顯的上升。

  數據顯示,2016-2018年,公司的銷售費用分別是1187.67萬元、1643.5萬元、1883.87萬元。但今年上半年,銷售費用就達到了1330.3萬元。其中,會議推廣服務費為599.99萬元,比去年全年431.02萬元的費用亦高出不少。

  而從公司的表述來看,“兩票制”的大范圍實施不會造成終端醫院的采購價格大幅波動,不影響產品使用。而公司產品的出廠價格是以終端銷售價格扣除配送費用的方式確定,相較目前的出廠價格反而有較大提高。

  佰仁醫療的解釋是,“兩票制”下經銷商主要承擔配送職能,市場推廣活動轉而由企業自己的營銷團隊負責或聘請專業的市場推廣服務商進行,公司將需要承擔較多的市場推廣費用,將導致銷售費用升高。

  有業內人士認為,“兩票制”改革后,銷售費用和可能的灰色利益輸送算在出廠價上。出廠價提高,中間商的利潤變少,但原來的利益相關方還要打點,因此企業不得不列支大量的推廣費、招待費、咨詢費等銷售費用。

  來自北京地區的券商人士表示,“確實存在這樣的情況,但目前進行的改革改善了流通環境,這樣方便對藥品溯源,便于監管,安全問題相對變少。對企業的影響未來可能會體現在應收賬款的提高上。”

  對于上述所涉及的問題,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于8月28日在公司要求下發送了采訪提綱,截至發稿,未有回復。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彩票兼职骗局揭秘